学员反馈

李瑾瑜:以专业化教师培训助力高质量教育发展

发布时间:2021-08-09


以专业化教师培训助力高质量教育发展“十四五”教师培训的着力点与增长点

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 100 周年,也是“十四五”的开局之年。对于教育事业,党和国家从发展全局作出了历史性判断:我国教育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   

今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在“十四五”时期的主要目标任务中也明确提出要“建设高质量教育体系,建设高素质专业化教师队伍”。高质量的教育首先需要高质量的教师队伍。高质量教师队伍建设,也需要专业化的教师培训。

“十三五”期间,特别是《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 建设改革的意见》的颁布,以及《教师教育振兴行动计划》的部署,我国教师队伍建设取得重大进展,初步形成了中国特色教师教育体系。教师培训制度性框架和各级各类教师培训体系得以完善和确立,多层次、多类型、多项目、多活动的教师培训全面开展,国家、地方和学校对教师培训的认识、投入、组织、实施、管理、评价,乃至资源开发、标准确立、团队建设等实践层面,都做出了全方位的努力和探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也创造了许多特色。这些实践探索和经验特色也构成了“十四五”时期我国教师培训可持续发展的坚实基础。

但我们必须冷静、理智地认识到,教师队伍从总体上还不能为教育高质量 发展提供坚强有力的支撑,教师培训还没有真正成为全体教师广泛认同、需要、参与和受益的专业发展过程,我们对教师培训还有太多深层面的误解,教师培训本身也常常陷入在并未知觉的多种误区之中。从高质量教育发展和高素质教师队伍建设的新方向、新要求出发,“十四五”期间我国教师培训专业化发展要把握好以下几个着力点与增长点。


在服务国家教育发展大局中进一步彰显教师培训的价值意义

教师培训是促进教师专业发展的专业学习活动,也是高素质、专业化、创新型教师队伍建设内源性、基础性要素。“十四五”期间的教师培训,要突破“项目”思维、“任务”思维、“工作”思维和“义务”思维,全面领会教育改革发展对教师队伍建设阶段需要,深入理解新时期教师队伍建设的工作重点,准确掌握新时期教师精准培训的工作要求,紧密结合国家整体的教育改革与发展,直面国家教育发展面临的诸多重大问题,从更大格局上体现和实现教师培训的价值逻辑。

首先,教师培训要着眼于国家教师队伍建设的大局。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提出:到 2035 年, 培养造就数以百万计的骨干教师、数以十万计的卓越教师、数以万计的教育家型教师;要让广大教师在岗位上有幸福感、事业上有成就感、社会上有荣誉感,教师成为让人羡慕的职业。这个重大目标与任务的实现,也是教师培训的责任与使命。教师培训无论是顶层设计,还是基层实践,都应当着眼和着力于这个目标与任务。其次,教师培训要服务党和国家建设“师德高尚、业务精湛、结构合理、充满活力的高素质、专业化、创新型教师队伍”的素质要求,紧密围绕“四有好老师”“四个引路人”“四个相统一”的新时代教师专业期待, 从项目规划、目标定位、需求把握、课程设计、实施评价等各个环节,力求提升教师综合素质、专业化水平和创新能力。

再次,教师培训要回应国家与地方教育改革发展新要求,尤其着力于义务教育质量提升、高中育人方式变革、考试评价改革、义务教育和普通高中新课程改革以及统编教材应用等这些国家教育发展的大局需求, 使教师能够更好地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更好服务于基础教育改革发展。只有将教师培训不断根植于国家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大局中,才能既从“活动”层面成就教师,又从“事业” 层面服务教育,其本体价值才能真正体现和实现。

02

以“新国培”持续引领和带动专业化教师培训体系建设

“国培计划”是在中国大地因应中国教育发展需求、回应中国教师队伍的困难与问题、响应中国教育发展的目标追求、适应中国国情实际而推行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教师专业发展的实践行动。其投入力度之大、实施范围之广、模式探索之新、效果影响之深,在我国教师培训历史上没有先例,在国际教育领域也是独一无二的。“国培计划”实施 10 年来,中央财政投入 170 亿元,培训教师校长超过 1600 万人次,中西部所有中小学、幼儿园教师都轮训了一遍以上。

中西部许多省、市县正是借助“国培计划”的带动和支持,实现了教师培训质的飞跃,走上了专业规范之道, 学会了如何组织设计、管理和实施培训。“国培计划”项目的设计、组织、管理、实施、评价的理念和模式、方法都已经成为地方全员常规教师培训的模板样式。因此,“国培计划” 的意义不仅在通过具体的培训行动让数以千万计的教师受益,而且在于它建立起了从理念到模式再到方法相贯通的教师培训文化,成为教师培训创新发展的巨大财富。“十四五” 期间,“国培计划”仍将以其独特的“国”字力量,持续发挥好带动和引领我国教师培训专业化发展的示范作用。同时,“国培计划”在认真总结十年成就与经验的基础上,基于新问题和新要求进行改革,开启具有新路向、新目标和新任务的“新国培”, 更加有效地推动我国专业化教师培训体系的建设。首先,从教师培训项目设计和实施角度来看,要警惕和破解 “国培计划”项目设计和实施中的泛化疲惫、路径依赖、套路沿用等现象,认真研究已经凸显出来的深层的重大的问题。其次,要充分实现“国培计划”的示范效应,尤其要探索通过中央投入带动地方各级投入的机制,彻底解决“国培”替代地方和学校主体责任的现象,真正形成各有侧重、重点突出、分工明确、责任到位的教师全员培训体系;再次,要以“精准化”为导向进行全面系统改革,重点设计高端的研究性、发展性的培训,培育教育家型教师和校(园)长、专家型培训者和团队;关键支持中西部农村骨干教师校长培训,通过精细培训实现深度提升,培育能起引领示范作用的带头人。同时,“国培计划” 也需积极探索基于“精品项目”的培训、基于“行动研究”的培训、基于“教师自主选学”的培训、基于“综合改革”的培训、基于“课程指导标准”的培训等教师培训模式与方法的创新。


从“积极差别”的公平立场更加关注乡村教师的精准培训

对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关注,一直是党和国家教师队伍建设政策的重中之重。“国培计划”更是在“雪中送炭”的核心价值理念下,把对乡村教师“特惠性”学习与发展培训作为其基本的责任和使命,创造性地设计和实施了适合乡村教师培训的学习与发展模式,如置换脱产研修、教师工作坊研修、送教下乡(到校) 研修、乡村教师访名校研修、跨年度递进式研修、团队研修等学习模式, 以此为带动,中西部许多县也探索出了诸多管用、实用的地方经验。借助这些多样化的培训学习模式,不仅实现了乡村教师培训的全员覆盖, 而且通过“一对一”精准帮扶提高了乡村教师培训的针对性和实效性,也使乡村教师培训成为基础教育扶贫实现“底部攻坚”的重要战略举措。从我国扶贫的战略规划来看,国家设立五年的扶贫成果巩固期,逐步实现由集中资源支持脱贫攻坚向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平稳过渡,到 2025 年全面推进乡村振兴,期间在西部地区设立国家乡村振兴重点帮扶县,重点支持革命老区、民族地区、边疆地区巩固脱贫攻坚成果和乡村振兴。因此, “十四五”时期的教师培训,也将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以中西部地区乡村振兴重点帮扶县和区域内的乡村小规模学校、乡村寄宿制学校为重点,建立发达区县和重点帮扶县,师范院校、优质学校和乡村小规模、寄宿制学校的对口帮扶关系,持续开展“一对一”精准帮扶培训,通过精准诊断,聚焦问题,靶向施策,多种模式与方式并进,支持国家乡村振兴重点帮扶县教师校长能力整体提升,提高贫困地区的“造血”能力。我们还需要特别看到,乡村教育仍存在着许多老问题、大问题和难问题的困扰,义务教育巩固与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巨大挑战, 控辍保学问题依然艰巨;留守儿童、流动儿童、困境儿童的教育,以及失学、辍学儿童劝返回校的教育,都是更为棘手的新问题;乡村教育出现更多复杂的情况,小规模、大班额以及乡村学校的空壳化问题日趋严重;学前教育尤其乡村学前教育不完善低水平的问题仍然很严峻;家校疏离以及学校与社区脱节现象仍很明显;电子产品、网络游戏成为影响儿童学业不良的新因素。如此等等的问题与现象,说明乡村教育质量的提高仍然面临着诸多挑战和威胁,教育发展与质量效益仍陷于矛盾的困境,公平与质量的关系有待进一步平衡和理顺。这诸多的问题,在乡村教师精准培训中必须要予以高度关注。


依据教师学习特性积极探索从“选教师去学”到“教师自主选学” 的转型

教师培训的针对性和实效性问题,一直是困扰教师培训专业化的现实问题。从以往的教师培训实践观察和分析,教师培训不能很好地契合和满足教师培训学习的需要是不争的普遍事实。这既有普遍存在的实践层面的工学矛盾因素,也有培训项目设置、培训内容安排与教师学习需求的关联性不足等方面因素。从教师培训的运行机制上看,教师培训普遍以项目主导、项目为先的思路得以开展, 这就出现了为“完成任务”以项目找人参训的现象,学员选派也就成为了影响教师培训效果的重要因素,加之教师培训过程中专家理论与实践的脱离导致所学难以致用,培训无法带来教育实践的改变,甚至成了教师的“负担”。教师“被培训”和培训中的“被动学习”的现象也就成了人们诟病教师培训的理由。随着教师培训成为我国教师队伍建设的常规制度安排和常态的教师专业发展行动, 以项目优先“选教师去学”以及由此出现缺少学习的选择性和自主性的问题必须得到高度关注和解决。在教育部、财政部《关于实施中小学幼儿园教师国家级培训计划( 2021-2025 年)的通知》中明确提出,要推进以教师自主学习、系统提升、持续发展为导向的“国培计划”改革路向, 建立教师自主发展机制,探索教师自主选学培训路径,按照“分层分类、分段分科、一体设计、递进发展”的思路,聚焦不同学段、不同发展阶段、不同学科、不同类型骨干教师核心素养与关键能力,从发展目标、培训内容、实施流程、绩效评价等方面进行分阶段、递进式、一体化设计,开展分层分类培训,开展满足教师个性化发展需要的培训,促进骨干教师持续提升。由此看出,“十四五”教师培训必须探索解决“教师自主选学” 的路径与模式,把教师置于培训的中央,以教师为主体,以学习为中心, 将培训的关注点回归到教师主体,真正依据教师成人学习特性和专业发展现实问题设计培训。但是,教师自主选学关涉诸多很专业、很多元的问题,需要遴选部分具有积极性和基础条件的地区开展教师自主选学试点。探索建立教师自主选学机制,建设“菜单式、自主性、开放式”的选学服务平台,构建“教师申报、能力诊断、菜单选课、教师选学、校本研修、应用实践、考核评价”于一体的选学流程,教师可按需选项目、选机构、选课程、选方式,在培训课程内容、时间安排、模式方法等方面为教师提供个性化、多样化的选择机会,增强培训的吸引力和感染力。


适应培训重心下移的需要强化区县教师培训能力提升

从我国国家治理的视域看,郡县治则天下安。县域教育在教育事业发展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县域教师培训能力的提升,也是全员常态教师学习体系建立的关键,更是“国、省、市、县、校”五级培训体系的核心环节。以“国培计划”为动力, 经过十多年的努力,我国教师培训体系逐渐在架构上不断建立和完善,区县教师培训也开展得有声有色。尤其是“国培计划”实施项目区县制度, 综合整体开展教师培训,不断借力外援推动区县域内教师培训机构、教研和电教部门的整合,建强建优区县教师发展中心,打造本土化的区县级乡村教师发展指导团队,培育引领乡村教师发展的本土专家等,取得了较好的效果。但是总体上看,区县级教师发展机构不健全、队伍能力弱化、机制体制不畅的问题仍很突出。特别是随着教师培训重心的转型性下移, 区县获得了更大的规划设计和组织实施教师培训的自主权,这也意味着教师培训专业化的挑战性也会更大。由于许多区县域的教师培训项目设计实施能力弱,导致社会性培训机构更多介入,使得县域教师培训出现明显的“市场化”倾向。另外,因为区县教师培训能力较弱,导致许多培训项目结束后,项目执行和操作所具有的“本原性条件”也随之部分或完全消失,人力、资金、行政、制度等不再和项目执行期间一样具有强大的支持力,培训结束意味着一些教师的学习也就停止了,更意味着许多好的做法无法迁移保持下来。

所以,“十四五”的教师培训, 要下大力气关注和解决区县教师培训机构和培训团队的建设,这是我国教师培训健康发展的基础性工程,必须高度重视。无论是“国培计划”还是省、市、县、校的培训规划,要认真研究解决教师培训重心下移给区县甚至学校后培训能力的提升和质量的监控问题。如何真正落实培训、教研、电教、科研部门的有机整合, 重建县级教师培训系统,研制县级教师发展机构标准,建立以评促建的政策引导机制、设立专项奖助项目等, 都是“十四五”教师培训予以考虑的重要策略。


基于信息技术推动和创新人工智能与教师培训的融合机制

信息技术已成为促进教育变革的重要因素。从早期电化教育手段的应用,到计算机辅助教学和多媒体教学,再到今天的“互联网 + 教育”“移动互联网+ 教育”“AI + 教育”等, 都在推动教育的改革和发展。教育信息化和信息化教育成为我国教育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未来教育”“智慧教室”“在线学习”“翻转课堂” 以及微课、慕课、网络学习空间等, 都已成为教育现代化的重要标志。在线培训、网络研修、线上线下混合式培训,也成为教师全员常态化培训学习新模式。尤其 2018 年教育部印发的《教育信息化 2.0 行动计划》提出,到 2022 年要构建“以校为本、基于课堂、应用驱动、注重创新、精准测评的教师信息素养发展新机制”, 基本实现教学应用覆盖全体教师、学习应用覆盖全体适龄学生、数字校园建设覆盖全体学校、促进教师信息化应用水平和信息素养普遍提高的目标,实施新周期的“中小学教师信息技术应用能力提升工程”, 借助信息技术手段和信息化学习环境,将教师信息技术应用能力提升融入教育教学改革发展过程中。同时启动“人工智能 + 教师队伍建设行动”,推动人工智能支持教师教育的新路径。

“十四五”教师培训,要进一步借助信息技术的发展实现教师培训模式的创新,支持有条件的地方、高校和机构探索“智能+ 教师培训”, 建立基于大数据的教师专业发展测量与评估机制,对教师的学习需求精准测评指导,优化信息化教师培训资源平台建设,汇聚优质培训资源, 实施智能化、个性化、交互性、伴随性在线培训模式,形成人工智能支持教师终身学习的有效机制。同时, 基于智能化的精准记录、适时反馈、跟踪指导等方式,建立教师培训的持续发展和科学评估机制。


作者:李瑾瑜, 西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

内容来源:未来教育家,2021,(Z1),19-22


版权所有:北京智培教育科技研究院 京ICP备17046781号-1 网站信箱:bjzpyjy@126.com 技术支持:北京青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