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名师工作室

洪耀伟班主任工作室:“非常5+7” 不走寻常路

发布时间:2018-09-19

5月16日,星期二。苏州市吴中区城西教育联盟的40多位老师,早上六点乘大巴赶往上海,他们的目的地是上海市闵行区浦江一中。浦江一中是一所普通的初级中学,普通到许多上海人都没有听说过。但是这所学校里有一颗闪耀的星——洪耀伟,他的荣誉多得数不过来:全国优秀教师、上海市劳模、上海市教书育人楷模、上海市优秀家庭教育指导者、上海市优秀班主任……去年6月,洪耀伟到苏州交流访学,一场关于如何做班主任的报告吸引了苏州的同行,他们一定要到浦江一中来看看。

5年前,上海市闵行三中的朱超要准备他人生中的第一堂区级主题教育课,区里帮他安排了洪耀伟做指导老师。“浦江一中?不是名校啊,那老师又是何方神圣?”这是朱超接到通知后的第一反应。于是,他带着怀疑和忐忑走进了浦江一中。没想到,自此他与洪耀伟的师生缘分一直延续至今。

2016年初,朱超成为洪耀伟班主任工作室的第二期成员,与洪耀伟的接触比之前多了很多,随着对洪耀伟的深入了解,他对洪耀伟的佩服和尊敬,早已超越了他身上的那些荣誉。他的无私与奉献、他的智慧与努力、他的低调、他的以身作则……

这个班主任是美术老师

19年前,刚刚大学毕业的洪耀伟来到浦江一中。那时的浦江镇还是农村,一中就是一所地道的乡镇中学——被许多年轻人认为是“恶劣”的生存和成长环境。洪耀伟是教美术的,在农村学校,那个年代美术是最不受重视的学科之一。然而,年轻的他被任命做班主任。

“至今,我仍然记得第一次做班主任时的尴尬。那是新生入学时的家长会,许多家长得知自己孩子的班主任是美术老师后,由最初的窃窃私语发展到大声质问:美术老师怎么能做班主任,把我的孩子调到别的班级!”突如其来的发难,洪耀伟蒙了。他向家长承诺,给他一个学期的时间,如果学期结束时不满意,他自己要求“下课”。其实,当时说这话的时候,他心里是没底气的。晚上躺在床上,想着白天家长们的议论,20岁出头的他第一次失眠了。

第二天一大早,洪耀伟开始家访,6天时间他到了所有学生家。许多家长为他的诚意所感动。

在许多人看来,班主任工作很琐碎。但洪耀伟不觉得琐碎,在他这里,从来没有一件一件的“事”,而都看作是机会——孩子一举一动和喜怒哀乐的背后,随时都是介入他们成长的机会。他总觉得自己有责任用心去体会他们幼小而丰富的内心世界,尽自己最大的可能给他们的成长提供正确而适时的帮助。因为这样的工作初衷,决定了他的工作方式和工作内容从来都不是学校的规定动作,也不是跟哪个名师学的,而都是根据学生的个体需要和自己的思考而产生的“原创”。

洪耀伟不但自己家访,还约上学科老师一起去,他说这样更有针对性;他开家长会,不是所有家长一起开,而是根据学生情况把家长分成几批——分层家长会。然后把不同的学科老师与家长组合,分批分次进行,一开始大家还不理解,人家开家长会一会儿完事了,而他的家长会要持续一个上午。后来,学科老师理解了——这样的家长会效果特别好。

洪耀伟和学生一起“追星”,让明星也成为教育资源;他结合自己的美术专业,把许多在家长看来都没有前途的孩子送进了美术院校;他把毕业生请回来与现在的学生进行交流,命名曰“学长驾到”。

他的班级管理要求全员参与。他千方百计挖掘孩子身上任何一个微小优点,有个叫小雅的学生说,老师,我没有任何优点,洪耀伟说,你有优点,你的头发梳得很整洁。于是她就成了图书角的管理员,图书角因此命名为“小雅书舍”。洪耀伟是学美术的,长得文质彬彬,当他发现自己班的孩子体质不好时,竟然带着他们打篮球。他说,当老师的幸福就是“来的时候,有些男生只到你肩膀高,而走的时候你只到他们肩膀高”。

一次,他在食堂碰到一个学生拿着一堆香蕉要去扔,这个学生不是自己班上的,但他还是把他叫住了,把香蕉留下来,一直吃到黑了皮才吃完。洪耀伟说,虽然现在条件好了,即便不讲艰苦,但也不能浪费。“生活即教育。如果自己都不能被生活感动,不能传递给学生真善美,就不是合格的老师。”洪耀伟对学生要求什么,总是以身作则。暑假里,他给孩子晒自己的暑假生活:他几乎每天都过着“朝8晚5”的生活,因为平时工作忙,没多少时间顾及自己的美术专业,所以假期里他每天都到学校办公室里写字画画。

2015年,洪耀伟获得了“上海市教书育人楷模”。面对这一荣誉,一向谦卑的洪耀伟几乎把所有奖金都拿出来,给学校的教职员工每人买了一个礼物,包括门卫和清洁工师傅。“离开了老师和学生,我什么都不是。”洪耀伟总是这么说。

前几年,校长希望他能够做点行政工作,虽然冒着“得罪”校长的风险,但他还是拒绝了。至今,他还只是一名美术老师,一名班主任。不同的是,如今每当他接手一个新班级时,总有不少学生家长指名道姓要孩子进他的班。而且,他不再是孤单作战,他有了“小伙伴”。

洪“教主”和“非常5+7”

“小伙伴”,是洪耀伟工作室成员之间的称呼。“不在特别官方的场合,我从来不说‘学员’,大家都是相互学习,我也不是什么导师。”洪耀伟解释道。同样地,只有在非常正式的场合,工作室成员才称他为“洪老师”。私底下,他们喊他师父,觉得他有着长者的厚重、智慧与深沉;男老师则喊他教主,因为他拥有让他们膜拜的魅力;还有的喊他老大,因为他总是时刻为他们着想,为他们搭建各种展示的舞台。

工作室一共12个人,包括洪耀伟在内,他们自称“非常5+7”。

说起这个“非常5+7”,背后也有故事。众所周知,初中女班主任多,女老师有优势:对学生有天然的亲和力,语言表达能力好。许多人认为,工作室成员多招几个女老师将来好出成果,女老师会说嘛。但洪耀伟却千方百计招了4个男老师,其中有一个是材料交晚了,他也“捡”回来了。“我就是觉得好的男班主任太少了,能多带几个就带几个吧。对于出成果,我也没想那么多。”

这些成员,都是洪耀伟精挑细选的,除了教育行政部门组织的面试,他自己都要一一打电话再进行面试。

“请问陈老师,文件中有这么多带头人,为什么会选择我的工作室呢?你方便回答吗?”“陈老师,我注意到你住在松江区,距市区比较远,我们工作室一个月至少会有一次活动,到时候你能克服距离上的困难保证参与活动吗?”“我们以后的活动和任务会比较多。你一边带班一边要完成工作室布置的相关作业,你能保证时间吗?”三新学校的陈伟至今还能复述当时洪耀伟提出的一系列问题,当时他就得出一个结论:洪耀伟工作室不是给大家“贴金”的地方,是要真干活的。对于女教师,洪耀伟甚至会谈到是否打算近期要孩子的问题,他希望来的人都能真心投入时间和精力,学有所成。

进入的门槛不低,但只要进来了,洪耀伟不会放弃任何一个。

郭杰,一个沉默而倔强的年轻人。进入工作室不到半年,就因为个人原因从原来的学校离职了,因为自信心和自尊心受到伤害,一度曾不愿意再做老师。离职后的第二天,他给洪耀伟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里他满是无奈和歉意;但电话那头,满是担心和关切。“电话那头似乎有一只强有力的手臂一下子伸了过来,一把拉住了我,‘工作室你就参加着,这对你也是很有好处的,你没有必要放弃!’”郭杰虽然离职了,但洪耀伟总是有意无意地安排他一些任务,说是因为郭杰有“空”,“我知道,那是不希望我失去前行的动力。”郭杰说,“因为洪老师,我开始挽留自己,于是重新回到了学校,回到了教师岗位。”经历了这件事,郭杰对“非常5+7”的感情格外深,洪耀伟在他的心里已经不再仅仅是老师、教主,而又多了一个身份——挚友。

“共患难,同担当”的美妙体验

上海市班主任带头人工作室的培训内容有两部分,一是通识培训——上海市工作室学员一起学习理论知识;二是自主培训,即各工作室结合自身特点确定研究方向后,开展一系列实践活动或学习。

到了自主培训阶段,小伙伴们关于“是循规蹈矩还是不走寻常路”展开了激烈的讨论。最后,他们将自主培训主题定为:班级布置和空间设计利用。确定各类研究子项目后,每位学员选择自己较感兴趣的方向展开研究。

小小的三尺讲台,方方正正的教室,该如何让其生出“教育之花”?因为该项研究比较独特,有出版社邀约洪耀伟把研究成果整理成一本公开出版物。这对大家来说,当然是好事。

原本,他们都认为出书很简单,实际操作起来才发现,困难很大——大家拿出的初稿距编辑的要求甚远,因此就一次次“磨书稿”。小伙伴都是身兼数职的班主任,平时根本没时间,只能利用晚上或者周末,磨谁的稿子就都到他所在的学校。工作到深夜是常有的事,一周时间写下的稿子,大家一碰头可能又要被推倒重来。这让上海市蒙山中学的管红绢几乎处于崩溃的边缘。管红绢是个很努力的老师,之前参与编写过好几本书,但就是在这次磨书稿的过程中,她第一次产生了想放弃的念头。

洪耀伟特地找管红绢聊了聊。“洪老师,我怕我是武夫弄墨。”“管呀!你放心,这个项目大家都是盲人摸象,但只要我们一起研讨,一步一步走踏实,肯定能弄得很好!”“但我怕文笔不够优美,拖团队的后腿。”“你已经有较为成熟的构思了,不要焦虑,到时候大家一起研讨,灵感就来了。”就这样一来一回的交流,让管红绢心中的顾虑少了许多。洪耀伟自己也承担着两个章节的撰写任务,而且不管磨谁的稿,他都必须参加。洪耀伟说,他要做小伙伴们的工作,其实自己心里也没有什么底气,只是咬定一个信念——一定要走下去。

管红绢坚持下来了,虽然书稿写完后她病了长达半月有余。也许是这件事对她影响太深,说起磨书稿,她竟然忍不住流下眼泪,但她说,现在回忆起那段时光,心中竟有丝丝的甜蜜。

两个多月下来,大家不知因为书稿争吵过多少次,但也因此变得无话不谈,几天不见就会感到想念。现在书稿已完成,拟在8月份由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什么时候再磨稿啊?”大家竟然有了这样的念头。

“我们工作室12个人,就像一个尼龙袋里装的大闸蟹,你的爪子搭在他的肚子上,他的钳子敲打着你的背,聚在一起吐着泡泡,抑或是谁挣扎着想要爬出去,而不断踩着大家组成的‘蟹梯’”。郭杰的一句话,把大家之间的那种亲密与矛盾、依赖与竞争,把共同成长过程中的种种艰辛甚至不堪,都表达出来了。

“以前参加过许多培训学习,请来专家,大家集中在一起听课、鼓掌,最后再写写心得体会,培训就完成了……但当我们回顾这段工作室经历时,会有‘共患难,同担当’的美妙体验,在不断地思考和智慧地碰撞中,一次次冲击心灵,一次次正视自己的教育,使自己清晰地认识到作为教育工作者所要承担的责任。” 上海交大二附中的钱坤说。

名师工作室究竟应该给其参与者带来什么?它不应是简单的具体知识和方法,而应是一种学习的态度、一种思维的方式、一种独立思考和刻苦钻研的精神。成长,是让不同人有不同的思考,但归根结底是对教育本源地追寻。

《中国教师报》2017年06月14日第8版 


版权所有:北京智培教育科技研究院 京ICP备25890218号 网站信箱:bjzpyjy@126.com 技术支持:北京青梅